欢迎访问:久久亚洲综合网-综合久久色八哥-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梦中被奸

梦中被奸

一个月之后,妈妈从外地出差回来了。

  一个月没见妈妈似乎又更加光彩照人了,只见她穿着件深V的白色上衣,由于胸部巨大,一件好好的上衣硬是给她穿成了露脐的样式,露出了那平坦洁白的小腹。

  更加性感的是,由于妈妈依旧没有穿内衣,她那深色的乳晕在薄薄的白色下清晰可见,乳头处也微微凸起,好不淫荡。

  而妈妈的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短裤,刚刚好盖住臀部,似乎只要她一弯腰,性感的臀肉就会蹦出裤外。

  她的大长腿下,蹬着一双10cm左右长度的高跟鞋,将其修长笔直的大腿承托得更显修长。

  而这双高跟鞋则是完完全全透明的样式,妈妈那洁白又涂着性感鲜红色指甲油的美脚显露无疑,更添几分风姿。

  不过,比起妈妈性感的打扮着装,更让我好奇的是跟在妈妈后面的小男孩,这小男孩大概初高中年纪,瘦瘦小小的,低着头紧紧跟在后面,似乎很害羞的样子。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老总家的儿子,吴凡,因为一些原因要来我们家住上一阵子,你们小俩口要好好照顾人家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妈妈似乎充满歉意地对着婉玉看了一眼。

  而当我看向这个叫吴凡的孩子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婉玉那引以为傲的蜜桃臀。

  这让我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爽,对这孩子的第一印象也下降了不少。

  「啊!我先回去换个衣服!」

  婉玉突然一声大叫,随后跑进了房间中。

  我这才想起来由于以为只有妈妈一个人回来,婉玉只穿了一件黑色短袖,其他什么衣物都没有穿,故而刚刚其实婉玉突起的乳头和下体都是真空的,下体可能看不见,但是裸露在外过多的美腿也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有些色色的让我不舒服的小男孩,但婉玉倒是看上去很喜欢这死孩子,一直在逗着他玩,这孩子偶尔被逗乐了也跟着笑笑,不过我总感觉他看着老婆的眼神里泛着一丝淫光?「这孩子这段时间跟我睡吧,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床了,吴总说这孩子晚上有点怕黑,必须得有人陪着才能睡着。」妈妈宣布了一个让我有些惊讶的决定。

  「这么大了还怕黑呀?」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婉玉和妈妈异口同声道:「死一边去,还跟这么小的小朋友计较。」

  我随即哑火,提起他们两人的行李就进了房间,也省的在这受气。

  「对了,晚上要吃啥啊?老妈你们才回来要不然我们去下馆子吧?」我从房里探出头来,问道。

  「啊不用了,今天妈妈来做吧,一个多月没回来你们小俩口估计下馆子也下腻了吧。」

  妈妈笑着说道。

  「小弟弟,你想怎么样呀?下馆子还是吃你林阿姨烧的呀?」婉玉还不忘问吴凡一句。

  「我……我想吃林阿姨的。」

  吴凡小声说道。

  「哦。」

  应了一声之后就进了房间的我没有注意到,听了这话的妈妈脸颊飞过一道红晕。

  「开饭咯」

  随着妈妈一声喊,我们一家和吴凡围坐在了桌前,我和婉玉的位置上已经倒好了一杯白酒和一杯红酒,而妈妈那边则就是白开水(这也是妈妈的习惯)。

  「来啦,最后一道菜,老鸡汤。」

  端上最后一锅汤之后,妈妈去了我们的对面,和吴凡小朋友坐在了一边。

  「嘤」

  妈妈做下的那一瞬间,娇躯一颤,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妈你怎么了?」

  婉玉赶紧问道。

  「阿姨您没事吧?」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几天我一直七八点钟就困得不行,最多九点便彻底支撑不住早早回房休息了,每晚例行的耕耘婉玉骚穴也停滞了好几天。

  不过婉玉和妈妈也都没说什么,只是安慰我让我压力别太大了,找工作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想了想,可能也真是这段时间找工作太累了吧,便没再多想。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我依旧迷迷糊糊九点多就上了床,但是不知为何,身体却燥热难忍,虽然很迷糊但下体的肿胀感却清晰无比让我快要爆炸。

  正当我想先打一把手枪发泄一下时,朦胧中似乎房里进来了人,我想努力睁大眼睛,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但是裸体的女人身姿。

  「小玉,是你么?」

  我大叫道。

  那女人没有答我的话,似乎迟疑地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略有些迟疑但很快转为娇媚地说:「很难受了吧,不要自己手淫了,妈妈帮你弄出来吧。」

  「嗯?小玉,今天怎么想玩母子扮演啦?没办法,那就陪你玩吧,刚好我也想跟妈妈…嘿嘿嘿。」

  我依旧迷糊,丝毫不知道说出这句话之后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眼前的女人似乎身体一颤,但随即镇静了下来,慢慢走到我的正前方,在我双腿间趴了下来,由于我困的实在起不了身,只感觉到自己坚硬到快要爆炸的肉棒被一团温软的肉包裹了起来,随后一上一下地开始运动。

  我的肉棒由于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在这样的外部刺激下,很快便把持不住精关,射了出来,喷了眼前女人的一脸,不知为何这次的射精量也比以前大了许多,竟然让她满脸都是我的精液。

  她似乎想要擦拭脸上的白浊,但不知怎么地突然停止了动作,随后一只手开始像挤牛奶般撸起了我疲软下去的阴茎,另一只手则向上捏住了我的乳头,我只感觉一阵电流通过我全身,没过几分钟肉棒又如之前一般坚硬。

  见我肉棒又鼓了起来,她换了个姿势,坐到了我的两腿之间,随后伸出修长笔直的双腿,用一双玉足夹住了我的鸡吧,做起了活塞运动。

  阳具上除了女人玉足的温润感之外,还有丝线的一丝丝硌脚感,不过随着活塞运动的进行,却是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我努力睁开眼,果然发现眼前女人洁白修长的大腿上似乎穿着一双性感的渔网袜。

  「小玉终于肯给我足交了!还穿了我超喜欢的渔网袜!我可是求了她好长时间啊。」

  迷糊的我兴奋地想着,似乎又想到这是母子扮演游戏,于是用尽全身力气喊到:「妈妈慢点,啊,儿子好爽!」

  喊完这句话,我再也没力气说话了,只能尽量保持一丝清醒。

  不过我似乎感觉眼前的女人身体又僵硬了一下。

  可能是刚刚一次性射了太多吧,这次我明显坚持了更长的时间,不过在眼前女人的渔网袜和温润的美足的双重攻势下,我又一次缴械投降了,这次的精液则是全部射到了女人的美足和大腿上。

  依旧是没有擦拭,这一次她则是直接上嘴,眼前的女人一边含着我的肉棒,一边微微撑起了我的臀部,在我的屁眼上涂了一点冰冰凉的药膏,这药膏碰着皮肤时是冰冰的,但是三秒一过我就感觉一阵燥热在股间传来,后庭不由自主地张开。

  而女人则将一只手指慢慢送进了我的后庭。

  此刻的我一边感觉肉棒进了一个湿润温暖的环境,一边又感觉一根冰冰凉的手指插进了我自己都从来未触碰过的燥热的处女地。

  于是,我的肉棒,又一次,毫无保留地硬了。

  「唔」

  眼前女人似乎被我突然巨大的肉棒噎住了,但是依旧没有松开嘴,而是赌气般地又塞进了两根手指,随后微微松口深吸一口气,然后头一沈,主动开始起了深喉口交。

  而她的手指也没有闲着,在我的后庭穴中不断抽插着。

  脑中昏沈的我只感觉一阵阵电流冲向我的大脑,带给我无穷尽的快感,很快,第三发精液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眼前的女人,似乎我刚好卡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时间点,她捂着嘴咳嗽了两声,随后幽怨地白了我一眼,将一嘴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我心里似乎有些对不起小玉,张口迷迷糊糊地说道:「妈妈对不起,实在是你的嘴太舒服了。」

  又是双手的一阵摆弄,我的鸡吧再一次重振雄风。

  不过这一次却是带了一点点的疼痛,「啊,好像到极限了,肉棒有点疼了,能不能停止了,咱们下次再战吧?」

  我不禁求饶。

  「不行哦我的宝贝,妈妈可还没满足呢,你都射了这么多次了,可得让妈妈的小穴满足一下吧。」

  我也没多想,疼痛很快被睡意取代,只是略微有些疑惑要是以往这几次高强度射精自己早就不行了怎么这一次却坚持了这么久。

  说完,她两腿一跨,精准地将我挺立的鸡吧送入了她的小穴,随后身体前倾,埋头于我的胸前乳头,硕大的臀部则上下动了起来。

  不过在插进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感觉眼前的女人似乎皱了皱眉头,不太舒服,随后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我这算是被强奸了么?」

  在朦胧中,感受着乳头和鸡吧双重刺激的我心里不禁想到。

  在女人体内射出两发精液后,我再也撑不下去了,遂沈沈睡去。

  吴凡也关心地问道,还扶了一把妈妈的后背。

  「凡凡真乖,阿姨没事,可能…可能是挂到什么东西了。」妈妈跟我们摆了摆手,搂了吴凡一把,安慰道。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我注意到婉玉的脸似乎有些红,双腿有些紧绷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不禁有些疑惑和担心:「老婆,咋了?

  红酒喝多了么?要不要回去休息呀?」

  「哦哦没事,看会电视就好啦,谢谢亲爱的的关心~mua」老婆说着,亲了我一口。

  不过也不知是怎么地,平时一嗨能嗨到一两点的我还没到八点就困得受不了了,坚持了一会之后便早早回房休息了。

  随即睡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香港sex派对 下一篇:我的2018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