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久久亚洲综合网-综合久久色八哥-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家花总比野花香

家花总比野花香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我无奈地睁开眼睛,果不其然,是恋儿在那啃着一个红红的大苹果,小丫头感觉到我的目光,回过头来看看我,笑咪咪的大大咬了一口苹果,然后转过头去,嘎吱嘎吱又是几口下去苹果就只剩下了核。

  我还想多睡一会的念头看来是不用打了,这只小耗子还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呢。

  怀里的妈妈还在呼呼大睡,想来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小巧的嘴巴吧唧了几下,热呼呼的脸蛋在我的胸口上蹭了蹭,粘粘的口水弄的我胸前痒痒的。

  恋儿还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面,紧紧盯住电脑屏幕,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变出另外一个苹果继续啃了起来,小手抓着那有些嫌大的鼠标努力的在桌子上面划来划去,看着游戏里面的角色总是不配合她的要求,嘴里气狠狠的咬着苹果。我看了一会,有些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恋儿的投入和我相比还差点,需要继续修炼。

  今天是星期日,昨天晚上我和我那些“成年”的“后宫嫔妃”们,习惯性的在楼下的大厅里面荒唐了整整一个晚上,好在附近也没有其他人居住,怎么闹都行。唧唧呀呀的喊到了凌晨五六点钟才结束。

  大姐昨天来了大姨妈,没有受到是次战役的波及,临了我们俩便合力把妈妈她们一个个的抱到楼上的床上,忙活完之后,外面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我眼皮刚合上不一会,便被恋儿闹醒了。

  我在妈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用毛巾被裹住妈妈白的耀眼的胴体,爱恋万分的把她挪到了一边,熟睡中的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嗯了几声,双手伸出来在床上无目的的拍打了几下,就继续她的春梦去了。

  本来在旁边睡的好好的二姐被妈妈不小心挤到了床边,接着就让我心头一紧,还没等我来得及起身,二姐就扑通一声,四脚朝天的摔到了地毯上,让我意外的是二姐仅仅是嘴里嘟哝了几句好冷,就歪头继续睡去,竟然没有被摔醒。

  我正看着二姐的笑话,嗖的一个不明物体朝我这边扔过来,我头也没回就抓在了手里,死丫头,把苹果核给我扔过来了,肯定是怪我又不看她了。小东西年纪不大,早早的就已经学会和其他妈妈们争宠了。

  眼前身影一闪,恋儿已经麻利的跳到了我的怀里。我拍拍她,然后指指地上的二姐,恋儿点点头表示明白,我从床上找来床棉被,让恋儿过去给二姐盖上。

  恋儿噘着嘴,好像蚂蚁拉象的拖着大棉被走过去,做完之后,转头看着还赖在床上的我,小嘴张开,做出“懒爸爸”的口型来羞我。

  “死丫头,不讲卫生,四处乱扔垃圾。怎么不继续玩了?”

  我擦了擦手,把刚刚接到的东西扔到了角落里面的垃圾桶里,问坐回来的恋儿。

  恋儿晃了晃小脑袋,没管我说些什么,在我怀里转过身子,身上的公主小睡裙被我顺势脱了下来,她将一双肉感十足的双腿分开,将我那露出来一大截的大肉棒子往下按了按,我感觉着女儿娇嫩而又温暖的小手带来的触感,闷闷喘息了几声。恋儿嘿嘿笑着,用小手在龟头上面点来点去,把肉棒子弄的摇头晃脑像个古代的教书先生,看起来滑稽的很。恋儿看的咯咯笑了起来。

  “淫妇,真是个小淫妇。”

  芳菲从门口走进来,看到父女俩人的动作之后给了一句评语。

  “你才是淫妇,你全家都是淫妇。”

  恋儿可能是刚从网络上面学会的粗话,拿来现学现卖。

  她说完想了想,觉的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回头看了看我,我在恋儿那婴儿肥的小脸儿上面揪了一把,呵呵笑了起来。

  “哈哈,你完蛋啦!你竟然骂爸爸是淫妇,小淫妇你死定了!”

  芳菲听到恋儿的话,笑着也脱鞋蹦到了床上,我一把搂过得意洋洋的芳菲,在那艳丽无双还未脱离稚气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恋儿这才知道自己掉进了芳菲的圈套里面,瞪了芳菲一眼,然后就把怒气撒到了我的棒子上面。

  吻着吻着芳菲身上的小白兔睡衣就不知不觉的被我脱了下来,随手扔了出去,芳菲和她妈妈-小妹的体型很相似,现在还远远未到发育时期的身躯看起来弱不经风,让我顿生怜惜之意。

  “爸爸,我和芳菲这里什么时候才会变大呀?就像妈妈奶奶她们那样子。”

  恋儿大概自己和那个大棒子玩起来有些单调,看着我含着芳菲的小嘴亲亲吻吻,便也靠了过来,她在芳菲的胸前看了看,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同样部位,脆声问我。

  我正在芳菲小小胸膛的两个顶点上面摩挲着,听到恋儿的问题,我抬头看看恋儿的胸前,恋儿有些自卑的捂住自己的小胸脯,羞羞的不让我看。

  我哈哈一笑,搂住两个赤裸的小天使,让她们分别坐在我毛茸茸的大腿上面,感觉着两个女儿双腿尽头小小肉穴处阴唇嫩肉的轻轻摩擦,慢慢给她们解释性征的发育过程。

  一边说着,我一边伸出指头在她们密闭的几乎难以撑开的肉缝上面划来划去,两个小女儿被我弄的嘴里嚷嚷着好痒。

  “那以后我们这里也会变的黑黑的么?好像电视里面那些阿姨那样的。”

  恋儿蛮天真的问道,同时把双腿伸得更开一些,好让我能更方便的在她腿间小小的突起上动作,芳菲不想被恋儿抢了风头,犹豫了一下便示威一样的把我的手引到了她的另外一个小肉洞上,等我的一根食指缓缓插进去的时候,芳菲小鼻头皱了皱,菊门处的小肉圈皱紧舒张了几次,很快就适应了父亲送入体内的异物,紧紧的咬住了我的手指。

  “爸爸你看她不要脸,羞羞羞,小淫妇让爸爸捅屁眼。”

  恋儿搂着我的脖子向我抗议。

  芳菲不屑的瞥了恋儿一眼,“你才是小淫妇,不仅说粗话,还偷看A片。”

  我差点笑出声来,两个小家伙彼此彼此,不过恋儿也太早熟了,以后可要管好自己的收藏,不能这么快就让女儿们受到AV的毒害,我还想享受那种亲自开启她们性爱之门的快感呢。芳菲说完之后就没再搭理恋儿,哼了一声,转眼看着别处。

  让我好笑的是,暗地里恋儿也拉着我的另外一只手放到了她的会阴处,我在恋儿那美丽的雏菊上摸了摸,恋儿那里看起来很敏感,我的指头才进去一小截,她幼小的身子就开始颤抖起来,恋儿仰起了头,一头乌黑光泽的秀丽长发披散在小天鹅般的细细脖颈上面,嘟着薄薄的嘴唇寻着我的大嘴,伸出小小的香舌在上面舔来舔去。

  “你们父女三个还真有精神啊,昨晚搞了一晚上也不嫌累。快起来,我的小祖宗,让你爸爸休息一会吧,昨天他可是操劳的很呢。”

  带着一身沐浴液的香气,小妹施施然从外面进来,站在门口大镜子前面梳了梳头,说着走过来就把芳菲拉了过去,“唉,死丫头,发什么楞,我说你的衣服扔到哪里去了?”

  看着赤身裸体的女儿不在乎的站在那里,小妹生气的问道,俯身在房间里面寻找女儿的衣服,芳菲冲小妹的背影作了个鬼脸,看我和恋儿还腻在一起,龇了龇牙表示不满,两颗洁白的小兔牙甚是逗人。

  “快穿上,也不怕感冒了。”

  小妹抓着还在乱动的小家伙,把睡衣裤套了上去。

  “你个死丫头,在我面前老老实实的,见到你爸比猴子还闹腾。”

  小妹拍拍芳菲的屁股,让她洗漱去了,自己坐到了床上。

  我在恋儿小嘴上吧的亲了一下,恋儿对着小妹嘻嘻一笑,也乖乖的跳下床去。

  “小妖精,和我们母女俩抢老公,哼哼,算她识相跑得快。不然看我怎么治她。”

  小妹看着恋儿蹦蹦跳跳跑出去,半真半假的说道。结果说完之后,恋儿的小脑袋从门口噌的又冒了出来,“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可是不好的喔,小妈妈。”

  说完马上缩回头去,走廊里面传来恋儿和芳菲嘻嘻哈哈的打闹声。

  小妹被恋儿的话噎的够呛,回身正看到我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脸色马上多云转阴,在我的身上瞅了半天,最后点了点头,定下了需要惩罚的部位,于是我再次被送上了刑架,身下给我立下烁烁战功的伙伴再次惨遭小妹身上三个肉洞的酷刑折磨,最后屈辱的流下了失败的“泪水”小妹趴在我怀里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看着好兄弟软塌塌的样子,一只白嫩的小手拨弄着我那变的死气沉沉的家伙,“怎么样,小家伙这回老实了吧,嘻嘻。”

  “哥,生气了啊。”

  小妹拿手撑开我闭上的眼皮,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白她一眼,“生什么气啊,我还不了解你,就是为了找个理由和老哥来一次罢了。”

  “嘿嘿,知道哥哥最聪明了。”

  小妹抱住我的一只手臂搁在她的一对乳房上面,隐隐能听到她砰砰的心跳声。

  “时间过的真快呢,想想过去小时候我和你,大姐二姐她们一起在爷爷的院子里面过家家玩,转眼间我们竟然都和你有了孩子了。哥,你说我是不是老了?人家都说人老了才会不停的回忆过去。我刚刚好像发现一条皱纹呢,哥,我说什么你听到没有啊。”

  小妹唠叨起来和妈妈也差不多,我坐起身来朝她点点头,把被子盖到两人身上,抱着小妹躺下,然后好像哄小孩似的在小妹汗水浸透了的后背轻柔的拍打着,小妹美美的在我怀里蹭着拱着,鼻子里面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了。

  “我的小妹才不会老呢,哥哥最喜欢的就是你了。以后哥哥还等着你们母女俩一起服侍我呢。”

  小妹红着脸,不厌其烦的听着我在她耳边说着动听的情话,脸上笑意浓浓。

  我对小妹第一次萌发了性的冲动可以追溯到我初中的时候,那时候小妹还在上小学。

  我起初对小妹没有太大感觉,因为当时妈妈和二姐都已经和我上过了床,二姐又是屁眼又是小穴的白天黑夜的侍候我,即使偶尔不方便的时候,还有妈妈在家里等着,所以我对别的女人需求还不是很大。

  上小学的时候,小妹最多只能算是个小美人胚子,听小妹回家跟我们说在学校里面经常有些高年级的不三不四的学生在校门口等着她,小妹一出来,那些小混子就跟在后面将一些当时看来很“黄色”的歌曲的歌词改动一下,把小妹的名字加进去,气的小妹一路哭着跑回家他们才作罢。

  为了这个,我领着一群狐朋狗友和那帮混子还打了几仗,互有胜负。

  打仗的时候小妹就躲在后面看不到的角落里面给我加油,如果我落于下风的话,小妹也会哇哇叫喊着给自己壮着胆子,拿着块小石头冲出来,朝打我的人扔过去,也不敢看到底有没有打中对方,就立刻撒丫子跑回去。

  我长大之后和那个混子头再见面的时候,聊起这件事情,两人还会哈哈大笑。已经成为白领的他唏嘘的后悔当初没有真的追小妹,等他想追小妹的时候,小妹已经不在那里念书了。我和他喝着酒,哼哈的答应着帮他追小妹,心里却在不停称赞自己下手的早,不然小妹肯定被这群狼吃的骨头都不剩一块。

  小妹她后来为了对付混子和我学了一点拳脚,结果混子没有打到,却造成她经常在班级里面大打出手,女同学的脸,男同学的屁股,都受到过她的蹂躏。本来小妹就和她们班上的女生关系不太好,这把可是火上浇油,女生也躲着她,学习好的男生见到她也绕路走。

  老师家访的时候和老爸抱怨,老爸当面口口声声答应一定好好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家伙,结果一回头就忘了,因为小妹在老爸的面前那是乖的不得了,把老爸哄的团团转,兴不起一丝打骂的念头。

  小妹五年级的一天,我正好在家里,一边在帮妈妈洗菜,一边低声和妈妈调笑着,求妈妈答应我在晚上能用用她的后面,妈妈小声笑骂着我是小色狼。

  房门一开,我们看到小妹哭着走进来,我和妈妈问她怎么回事也不说,妈妈擦了擦手,让我继续洗菜,说去问问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几天有个专门强奸幼女的犯罪团伙很猖狂,妈妈可能是担心小妹出事。

  等我洗完了菜,也没见到妈妈和小妹出来。这时候二姐回来了,我和二姐一说我们的担心,二姐连说不可能,说那个团伙早被抓了。我正奇怪自己怎么没有听说的时候,妈妈和小妹出来了,小妹好像有些羞涩的样子,看我的眼神躲躲闪闪的,我感觉怪怪的,二姐看起来明白了什么,过去和妈妈嘀嘀咕咕了一阵子,两人看着我和小妹在那边偷偷的笑。

  “好啦,小芳也别怕了,妈都跟你说了,这都是女人正常的发育过程,妈妈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孩子,别怕,听妈的,记得保持好那里的卫生就行了,从今天开始你可是大姑娘了。”

  听着妈妈的话,我明白了,再怎么说,我也和妈妈二姐做过那么多次了,一些基本的女体生理知识通过她们的“熏陶”和某些不良书籍的培训,已经提前知道了,小妹是来月经了,二姐曾经跟我说过女孩子下身的那个肉洞每个月都会流一次血-叫做月经,说那几天女孩子特别要保暖之类的,脑袋里面还在想着儿童不宜的东西,我就被妈妈在头上拍了一巴掌,“快写作业去。”

  我作业不是早都写完了么,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啊,肯定是要告诉妹妹怎么用卫生巾,还找理由撵我走,以为我没看过那个地方么,不过小妹的那个地方,我好像的确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记得应该和二姐差不多,应该比二姐好看,我下意识的这么认为。

  好奇心害死猫啊,毕竟我没有亲眼看到女人来月经的样子,以前妈妈和二姐她们来的时候我也就能看到她们下身贴着白白的东西-叫做卫生巾,这么好的机会,不看白不看,和妈妈二姐的奇怪关系让我没有丝毫的认为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所以我往房里走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只是做出关房门的动作,还故意弄的很大声,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锁上门。

  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妈妈她们的小声说话。我蹑手蹑脚的开了门走过去,她们三个都是在小妹的房间里面。

  我屏住气息,好像革命电影里面偷地雷的家伙,踮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来到了小妹的房门前,还好门没锁,可能妈妈以为我正闭门苦读呢。

  我扒开门缝,说实话迎面而来的一幕对我的冲击很大。

  小妹白白的棉布小裤衩被妈妈褪到了脚跟上,小妹手向上拉起上衣,白白的小肚子露在外面,害羞的回答着旁边二姐的问题,什么今天什么时候来的,来的时候出来了多少,下面小妹妹疼不疼,别人有没有看到,有没有弄到自己裤子上面之类的。

  妈妈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两姐妹,从一个盒子里面抽出一张薄薄的白巾,在小妹赤裸的下体比划着,然后拍了拍头,说自己怎么忘了帮小妹洗一下下身了。

  妈妈朝门口走过来,我愣了不到半秒钟忙闪到墙角看不到的地方,心说还好刚刚走过来之前把自己的房门掩上了,要是让妈妈看到我房门打开,人影不见,我肯定要暴露。

  过了一会儿,妈妈端着一盆水回来,小妹问要不要躺下来,妈妈想了想,说就这么站着吧。

  我在门缝紧盯着妈妈的动作。妈妈拧干了手巾,在脸上试了试,想来是怕烫到小妹的小妹妹,呃,这个称呼还真挺形象的,叫起来也特别的有感觉。

  几年不见小妹的身体还是有些过于消瘦,胸前能看到露出来的肋骨,不过小妹的两个小奶子变大了不少,自然没有二姐妈妈的大,可是我感觉小也有小的好处,如果这么大小的奶子握在手里的话,应该和妈妈她们的各有千秋吧。我觉得嘴巴有些干,才发现因为自己大张着嘴只顾了看小妹的身体,连口水流出来都没有意识到。

  小妹身体虽然瘦弱,但是从总体的比例来说还是很让人满意的。小小的屁股虽然不大,肉也不多,但是胜在外形优美,纤细到有些夸张的腰肢给我的感觉好像我一只手就能掌握过来,这样和胸前的两个小奶子一对比,反而显得乳丰臀翘了。我长大之后才了解到实际上有很多女人就是这样,单独某个器官看起来不算完美,但是整体一搭配就让人叫绝了。

  随着妈妈的动作,小妹岔开了她纤细的美腿,调皮的两只小脚丫在床上跺了跺,下身往下顿了顿,好像在往下甩着水珠。

  妈妈终于擦拭完了,我的视线不再受到遮挡,小妹那对我来说既神秘又陌生的小肉穴,终于完完全全的显现在我的眼前。

  我使劲的睁大了眼睛,那是多么迷人,多么让人垂涎欲滴的一片肌肤,那两片雪白的嫩肉刚刚才和她们的主人一起走出了幼年时代,小心而谨慎的步入这个复杂的青年时代。

  丰满的肉瓣在小妹的小腹下形成一片高高的突起,周围还有几缕淡色的毛发在勇敢的保护着她们娇嫩的主人。我盯着那个神秘的洞穴一动不动,妈妈和二姐具体都说了什么也没有心思去管,我只想多看一眼那里。和妈妈二姐她们在一起爱爱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专注过。

  妈妈和二姐后来又说要仔细检查一下小妹的身体,于是小妹等身体干了之后,分开双腿,坐在了床上,妈妈拿来手电,小妹羞涩的用手扒开两片肉唇,我脑袋轰的一声,眼里只剩下那两片唇肉和中间那个圆圆的小孔,还有里面那些弯弯曲曲的鲜红皱褶。最后我也不记得是怎么离开了小妹的门前,我记得是被妈妈她们发现了,还被恼羞成怒的小妹光着屁股跑过来踢了我一脚,才迷迷噔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我第一次看到了不同于二姐和妈妈的小穴,我下面的本能急不可耐的告诉我,它对这样的年轻肉体充满了交流的渴望。可那是我的妹妹啊,是我最最爱护的小妹啊,我应该伤害她么?可我不是已经和妈妈二姐做过了那种事情么?那么我和小妹作的话又会有什么关系呢?我是小妹的亲哥哥,只有我才能真正的无私的去保护小妹,去爱他,小妹不是也最喜欢我这个永远站在她背后保护她的哥哥么,她不是也曾经说过长大之后要嫁给我作老婆么?作老婆意味着什么,不就是意味着和丈夫作那样的事情,然后生出孩子么?

  其实我宁愿把这算作是我和小妹的第一次,尽管那只是我单方面精神上的意淫。

  真正插入到小妹的身体中的那次实在是太荒唐了。

  小妹来了月经之后和我的关系有些若即若离,加上我那次对她的偷看更是加重了这种隔阂,她倒是没有彻底的不理我,只不过每当和我单独坐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些尴尬的气氛弥漫在我们周围,事后我想起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没用,连妈妈二姐都被我吃的死死的,一个比我小了三岁的小妹妹竟然搞不定,那阵子每次一看到小妹,我一肚子的话都会闷闷的憋在肚子里面说不出来。

  我有空去接她的时候小妹不再会像以前那样缠在我的身边,而是会落后几小步,我说什么小妹就是简单几个字的回答。

  她的转变对我来说是很突然的,但是另外一次转变来的更加突然。

  小妹竟然会在家里偷爸爸的酒喝,也许是第一次喝酒,她喝了之后也不懂得掩盖一下嘴里得味道,我和她一对面,闻着味道就立即明白这个丫头是喝酒了。

  她直勾勾得瞅着我,指了指我,问我是谁。还没等我说话,她就倒下去了,当即吓了我一跳,后来确定她只是醉倒了才放心。拖着身体软绵绵得小妹,鼻子里面传来小妹身上微微得白酒香气,我当时有些卑鄙的起性了。老爸和老妈姐姐她们都不在家,只有我和小妹两个人,下身得伙计不停的跟我说,今天可是天赐良机,不容错过。

  我搂着小妹往她房里面走,走到门口觉着不妥,还是到我得房间里面比较好,可走到我床前的时候又改变了主意,小妹醒了之后如果看到自己躺在我得房间,我少不得还要解释一番,于是最后我抱着小妹来到她得房间。顾不得欣赏小妹房间温馨得装饰,我急不可耐得拉上窗帘,关上房门,打开了床头灯。等到要上床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脱掉衣服。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剥得光光,我猴急得一下子扑到床上。

  看着身下甜睡的小妹,面如芙蓉,双眸微闭,娇喘微微,我下身得肉棒高高举起,坚硬无比。

  一时间我竟然老鼠拉龟,不知道应该从何下手。狠狠得在自己脸蛋子上扇了两下,努力回忆着和妈妈二姐她们做爱得过程,应该是从嘴巴开始吧。

  在小妹得嘴巴上面亲了半天,小妹被我吻得明显气不够用,鼻息急促得左右晃动着小脑袋。亲吻了一会儿,小妹的舌头一直藏在嘴巴里面不肯出来,我等不及要进行下一步,待得我看到小妹身上得衣服才想到把小妹剥光。剥光了得小妹明显比刚才更让人有欲望,几天不见,小妹得身子似乎又发育了一些,我伸出双手握住她胸前两个不老实得小奶子,小而结实的奶子软中带硬,像是对待妈妈得奶子一样,我捏住小妹两个小小得奶头,不到一分钟,两个小奶头就变的硬硬得,尽管它们没有妈妈那么大,那么红,也没有二姐那么圆,那么高,可是我马上打心眼里喜欢上了它们。任由两个小奶子在我得手里滚来滚去,体会着小妹奶肉得润滑,看着指头得缝隙偶尔溢出得面团般得奶肉,我觉得应该再做些什么。

  依依不舍得放下手里两个可爱得小玩意,我趴在小妹得胸口,开始左右吮吸起来,将小妹得一个奶子含了满口,舌头在奶头上面打着转,另外一只手继续握搓着剩下得一只。

  在小妹得胸前吃了足足十多分钟,我抬起头来看看小妹,她好像有些反应,但是仍然没有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嘴里发出微微得低吟,娇俏得小脸也变的更加红润,挺直的鼻尖上布满了汗珠。小手在我得身上胡乱抓着,摸着,有时候不小心会碰到我下面硬硬得肉棒,也许是从来没有摸过这样得物体,小妹得一只手碰到它之后就好奇得摸了几下,我被摸得头皮一麻,干脆帮助小妹握住了自己得肉棒,然后握着小妹肉乎乎得小手快速得在肉棒上面撸了起来。

  肉棒得到了暂时得安慰,我把手伸向了小妹得下身,越过圆圆深深得小肚脐,来到她两腿之间得地方。

  在那几根屈指可数得毛发上面感觉了一下那种光滑,最后大手一捂,一下子盖在了小妹淡粉色得小肉阜上面,一股湿热得感觉顿时传到了我得手上,随后手掌便真真切切得感受到了小妹肉唇得那种白嫩,细腻和温暖。

  在小妹得肉阜上面摩挲了几下,我已经忍无可忍了,顾不得再亲自用嘴去品尝小妹得肉穴,我告诉我自己我要用肉棒亲自去那个肉洞里面感受那种柔美和深邃了。

  我跪在小妹得两腿之间,扶着恶形恶状得大肉棒,龟头刚刚触到小妹得肉唇,我的身体就是一阵战栗,这是怎样得一种感觉啊,那瞬间我竟然如同被高压电集中,意识一下子离我而去,突然得刺激差点就让我射了出来。我抹了抹头上渗出得汗水,定了定神,吐了口唾沫,抹在肉棒上面,然后重新扶起肉棒向小妹得肉缝中间顶去。

  好紧好紧,太难进去了,我努力了十几次,龟头才终于进去了一点,龟头被火烫得肉壁所包围,周围得肉褶自发得蠕动着,想要击溃来犯得敌人,却只能给敌人带来异样的快感。小妹得阴道如同一根注了热水得肉管儿,肉棒在里面热热得感觉让我遍体舒畅,又如同一张奇异得小嘴儿,里面那些不甘的嫩肉皱褶蠕动之间好像千百条小舌头从不同得方向舔舐着我得肉棒。

  肉棒进去了还不到一半,感觉就让我如此不堪。我努力压抑着冲动,二姐曾经和我说过处女和非处女得区别,我不能忘记小妹还是一个没有经过性事得小女孩。还有层处女膜在等待着我得检验。

  龟头感觉到了那层肉膜,带着一些可悲得韧性,我小腹肌肉紧绷,下体猛然用力,好像听到了肉膜得一声悲吟。小妹啊得一声坐起身来,我忙伸出双手抱住了她,看着小妹那仍然迷离得目光,我知道她只是处女膜被刺穿得本能反应,我下体得肉棒终于借此条件进入了小妹体腔得最深处。

  苦尽甘来,开始我还只是在那稍显紧涩的肉道中一下一下得慢速度得抽插,后来随着小妹体内分泌得粘液越来越多,两个器官之间有了爱液得润滑,我抽插得速度从而得以加快,虽然不时还是有种抽不出来,插不进去的感觉,但是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好多了。

  我终于披荆斩棘突入了小妹得女人圣殿,摘下了圣殿当中那颗璀璨得珍珠,从此之后,这个圣殿得主人只能是我-她得亲哥哥,再不属于其他任何人。

  小妹自始至终都处于一种半梦半醒得状态,即使在迎来她第一个处女高潮得时候,也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凭着自己女人得本能迎合着我得插入和拔出。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最美得时候就是在床上,而最美得女人往往就是在你的身边。

  那天,对我而言小妹就是那个最美得女人。

  那天街上第一盏灯光亮起的时候,我和这个美丽得小女人同时喷发着,一起享受着那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性爱高潮。

  那天妈妈打开房门得时候,我将将才把体内剩下得最后一点精液注入小妹狼藉不堪得小嘴里。

  这就是我和小妹糊涂而忙乱得第一次。

  我再也不敢让小妹饮酒。小妹很痛快得答应了,我们又恢复了以前那种亲亲密密得兄妹关系,不过每当夜幕降临,在妈妈和二姐注意不到的一刻,小妹都会暧昧得向我望过来,然后我们几乎都会在某个秘密得角落,再次携手共同探索兄妹之间爱得终极奥义。

  很久很久得后来,小妹躺在我得怀里告诉我,那次她是因为在学校和一个同学赌气,想起来老爸每次排解自己的忧愁就是在家里喝酒,她才在回来的时候偷偷的去喝老爸的白酒。

  小妹还得意的告诉我她喝酒的确很难醒过来,但是她得大脑过后会把醉酒时候所发生得一切都告诉她。我听了之后搂着小妹,笑着指着天空得点点繁星对她说,其实我们都是在做梦,我们根本都是各自的幻想对象,所有得事情其实都是假象,其实现实当中我们只是纯洁的兄妹。小妹会用她得小手在我身上捶上几下,说是真得才怪。

  当然,对于读者你们来说,这些的确是幻觉,不过对于我来说,躺在我怀里的,无论是妈妈,大姐,二姐或者是小妹,包括我和她们的女儿们,都是真真切切得存在,我们得爱不变,即使地老天荒它也不会消失,将会永存于这个世间,下个世间,乃至下个宇宙。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天赐风流 下一篇:我的嫂子奈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